2019年 11月 15日 星期五  
游历世界的一点感想(作者:老杨)

    这些年到过不少国家,去过不少地方,有些地方感受颇深(大部分是以前写的)。
    1992年底,到美国加拿大等地转了一个月。出国前从外地到北京,没有什么感觉,等出国后回到北京,感觉首都机场怎么这么破烂,北京的天空怎么这么混浊。后来得出一个经验,从飞机上往外看,如果外面不是蓝天白云,表明进入中国境了。当然现在的首都机场已经变化巨大了,但雾霾反而更多了。

    在美国时,看到在一些很偏僻的地方也有中国人开的中餐馆,有不少博士在餐馆打工,当时下定决心不移民。不过后来还是阴差阳错的移民到了加拿大。


   
2000年夏,来到肯尼亚,一天晚上住到著名的树上旅馆(ABERDARE NATIONAL PARK的TREETOPS),欣赏完地面的大象等动物后,翻看宾馆的顾客留言薄,一天一页,每年一本,从三十年代开始,几十本。前几十年没有中国字,然后有一些来自台湾和香港的华人留言,然后才慢慢有来自大陆的人员,不过来自大陆的人员估计都是因公到达此地。从这份留言薄可以感觉到中国的富强过程。我希望以后有真正喜欢云游的中国人到达此处。如果诸位有机会到达这里,可以看看2000年8月5日我的留名。

    

    还是在肯尼亚,在MASAI MARA NATIONAL RESERVE,看到动物大迁移,一眼望不到头、看不到尾的动物在浩浩荡荡的前行,说不出来的壮观。我们的车子前行时要穿过这个队伍,斑马、鹿等等一点也不怕我们,从我们的前后绕过。这时我有一种非常阴暗的想法,就是希望不要有太多的中国人到达此处,给这些动物留条活命。我有这种想法是有根据的,我多次到达孟加拉国的首都达卡,每次去菜市场买菜,当地人就会问我要不要买乌龟,可以帮我弄到。听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介绍,当地人不吃乌龟,只有中国人吃,还是特别爱吃,所以当地人就认为所有中国人都吃。以前可以买到几十斤重的,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只能买到十几斤重的了。


   
感觉中国变强大的地方是在马来西亚。1995年路过吉隆坡,因为没有签证,无法出机场找宾馆休息,在机场内耗了一个晚上,很辛苦。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我再次路过吉隆坡,没有签证(因为护照有效期不够半年没有办到)居然也能出关,在市内玩了三天。2014年马航飞机失联后,突然想到原来是马来西亚的安检太差。

 

    感觉中国不够强大的地方是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我四次在此转机,都办不到签证,每次都要在机场内耗一二十个小时。在机场内晃悠的都是持中国护照的中国人,连机场内的宾馆前台也放了一个用中文写的“客满”的标志。由于不能出关,所以中转这里的机票比较便宜。我发誓,以后坚决不去荷兰游玩

 

    说起乌干达,首先想到的是战争、饥饿、贫穷、落后,我曾经有两天时间穿行在乌干达首都和乌-肯边界之间,一路之上路况很好,尽管道路不宽,也很安全,不担心任何车匪路霸,老百姓是比较穷,但精神状况并不很差,在首都的宾馆内,晚上去酒吧看歌舞(不是黄色的),工作人员和客人对我们这些中国人也很友好。白天游览一个公园,也很干净、漂亮。所以说百问不如一见。
曾经有人做过调查,非洲人的幸福感最强,北美人居中,亚洲人最差

 

    说起新闻报道,我想起某年去印度尼西亚,住在一个华人家里,和他聊起1994年左右的反华事件。他讲,反华是有的,但没有报道的那么厉害

 

    最没有安全感的地方是巴基斯坦的首都伊斯兰堡。在我们游览了著名景点后,来到总统府附近的一个商场,想看看买点什么东西。好家伙,门口两个保安荷枪实弹(微型机枪),进门先过安检。商场内冷冷清清,货架上也没有多少东西。这是我唯一一次进商场需要安检的经历

    最能感受到中国人无处不在的地方是马绍尔群岛的EBEYE。马绍尔群岛是个大约有5万人的国家,其EBEYE岛有约1000人,岛上居然有三个中国人。一个是70年代移民到这里的台湾渔民,找个当地女人结婚,已经不怎么会讲中文了。还有一对香港夫妇,在岛上开了一家(唯一一家)商店,卖日用品和食品。所有东西,包括蔬菜都从美国进口,当然很贵,如遇台风天气可能还短货

 

    最离奇的一次是在内罗毕,我们一行刚在宾馆住下,然后去餐厅吃饭。突然有人用中文叫一个同行哥们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几年没见的大学同学。该同学分配在北京工作,来肯尼亚工作一段时间了,平时不在内罗毕,刚好来内罗毕办事,正巧碰到

 

    在牙买加时,观光完毕后在一个小市场溜达,来到一个卖纪念品的小商店,店主长的与当地人不一样,有点像南亚人。一句中文“您好”把我吓了一跳,细聊才知道老板是印度人,在深圳呆过十多年,由于在中国不可能呆一辈子,又不愿意回印度那个鬼地方,就来到了牙买加。在世界各地溜达,感觉印巴人的移民比中国的多。

  

    我每到一地,喜欢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但有些时候居然实现不了。去巴哈马的时候,登上的一个小岛,是邮轮公司租下开发的,服务人员是邮轮公司的人,吃的是邮轮上带来的饭,和巴哈马几乎没有任何关系。


   
第一次对“驴族”有感性认识是在厄瓜多尔的LOJA市。一天到一个保护区游玩,也就是在热带雨林中走TRAIL,遇上几个西班牙人(因为厄瓜多尔讲西班牙语),背着行囊,在此已经逗留几天了。我们想了解这个国家,买的也是如何在这个国家进行自助游的书籍。回国后,也搞了一套自助游的装备,可惜一直没有机会用到

 

    最牛的经历是第一次去孟加拉国。我们是乘飞机离开首都达卡到达SAIDPUR市的,飞机降落后,该国第三号人物先下飞机,然后再让我们下飞机。一下飞机,三号人物就给我们献鲜花,然后警车开道到考察地点,成千上万人夹道欢迎,当时有一种感觉,好像回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中国。更夸张的是,晚上一个盛大的野外欢迎晚会,专业歌舞团的演员表演,最后一个节目居然是歌颂我们的团长,可惜我们不懂孟加拉语。因为我们在国内几乎没有什么级别,不好与对方介绍,怎么办,幸好同行一个哥们混了个全国人大代表,我们就重点推出他,好家伙,没想到他们这么尊重国会议员

 

    提到日本,我想许多中国人都想灭了它。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一份内部刊物上,曾有人分析强大后的中国第一仗与谁交锋,最后得出结论是2020年左右与日本交战。我想说的是有些地方我们是否需要向日本学习?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日人口有那么大差别,为什么日本能在与东南亚各国及美国交战的同时还能打赢中国?据说在华北,有些县只有一个日本大兵,确可以控制整个局面。当我们在东京时,曾用英语向一个年轻的日本人问路,他根本不理你,用日语问没有问题,后来我们还发现他英语极好。回头看看国内,连许多偏僻的地方都竖些狗屁不通的英文,还号称与国际接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美国洛杉矶迪斯尼乐园,放有大量日语宣传册,但看不到中文的

 

    说起机场,我想大家再熟悉不过了,长长的跑道,明亮的候机室,昼夜不停的行李输送带,但我想聊的是我所见最小的机场。在离开马绍尔群岛到美国关岛的旅程,我们的波音757飞机像公共汽车一样,每飞45分钟左右,落地停留1个小时,上下几个人,当然我们也可下飞机休息,这样一共停留了5次才到关岛。每次降落,飞机好像要落在大海上一样,飞机落地点估计到海边的距离超不过10米。机场跑道尽头,飞机煞住车的地方有一座小房子,既是候机室、安检室,也是办公室,反正就这一座建筑


    华人海外移民之痛,相信每位海外游子都有体会。想近代两三百年来,与欧洲截然不同,中国政府经常采用海禁等方法限制外移,更别提为海外华人撑腰了,可因为政治、经济等原因,又有数千万华人外移。这期间,欧洲移民占领了北美、澳洲,在非洲、南美确立了人上人的地位。海外华人确处处沦为二等、三等公民,移民到印尼、越南等地的华人不得不再次移民。所以当我站在由华人移民建立的国家---新加坡的圣淘沙时(尽管我当时还没有移民之亲身体会,但由于接触过太多的海外移民),还是感慨万千,尽管它很小,但华人终于可以当家作主,李光耀还是有很大贡献的,还是应该受到华人的尊重的。

 

    在去汉城之前,对朝鲜或韩国基本没有任何了解,仅知道抗美援朝和金日成。所以当来到韩国唯一全面展示民俗生活历史的国立综合博物馆时,看到中文写的国立民俗博物馆招牌时还是很吃惊的。经了解才知,韩国受汉文化影响深远,目前一些古老、正式的建筑,招牌是用中文写的。韩国文字,是把中文的一个子,分解后再组装而成。韩国文化,主要还是中国的道家文化。由于国内道教文化受到很大冲击,据讲,近年不少道教团体到韩国学习道教礼仪。到加拿大认识了很多韩国人,发现他们都有汉语名字,会一点中文。

 

    去过几次香港,感觉不好。街道窄,交通拥挤不便。在我们能承受范围内的宾馆,房间比日本的还小,条件更简陋。到商店买点东西(回国送人),感觉不到尊重,有时还被宰。最令人生气的是港龙航空公司,每次出国我们要带些仪器设备,那么多航空公司都没有问题,唯有港龙每次要收费。

 

    中国的土生宗教是没有神的道教和儒教,后来就不太适合有阶级的社会,于是部分文人就开始学习西边的佛教(中国东边南边是大海、北边更野蛮)。佛教发源与古印度,但后来在印度失去了地位,其思想地位让位给了入侵者雅利安人创立的印度教。佛教反而在东方另一个文明古国—中国发扬光大,但8 W: F; G% H, y& B; w6qwww.londonchinese.ca目前佛教似乎也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不少人又开始捉摸基督教。

 

    改革开放之初的深圳,没有什么值得旅游观光的地方,于是有人开发了锦绣中华和世界之窗,在人们视野还不够广阔的时候红火了不短时间。没想到墨西哥也有这么一个公园,搞了不少墨西哥的古庙宇模型,其结果可想而知,除了几个我们这些因无知而上当来此的游客之外,再也见不到其它人了。


    在密克罗尼西亚的首都POHNPEI见过一个比较FUNNY的人物。环岛游过,已是傍晚,我们来到首都唯一一家日本老太太开的餐馆,除我们外,也仅有一个客人,该人衣衫不整,腿脚残疾,一副贫困潦倒的表情。陪同我们的中国公司住当地的代表告诉我们,此人是单身汉,两年前竞选总统,可惜没有选上,钱也没了,也没有工作,靠一些残疾补助生活。什么时候中国也能这么民主、不官本位就好了

 

    最无聊的出国游是国内曾经流行的边境一日游。单位曾经安排经云南西双版纳到缅甸半日游、经广西防城港到越南半日游。每天浩浩荡荡几百人出边境到这些国家,纵深进入几公里,在中国小商贩的摊位上买点假宝石、手表等等,估计没有见过真正的当地人,也算出国了

 

    英国海外属地开曼群岛,由于气候宜人、水质好、水浅,是潜水的好地方,在这里潜水看海底世界,和在海洋馆里看感觉差别老大了。开曼群岛是世界第四大离岸金融中心,人口四万五千人,有公司四万一千个,银行有六百家,保险公司有五百家,岛上的房子超级的贵。等下一辈我的钱超级多时,也到这里开家公司好逃税。

 

    北欧国家芬兰,拥有世界上纬度第二高的首都赫尔辛基,我们是冬天来这里的,上午十点天还不是很亮,下午四点路灯都打开了。社会福利好、天又寒冷,大家似乎什么都不做,泡在咖啡馆、酒吧过日子,很舒服。

 

    我们中国人通常以能吃苦、勤劳自居,实际上很多国家的人民能吃苦、勤劳的程度不必我们逊色,如菲律宾,菲佣可是世界著名的,一些中国妇女可是赶不上她们。但一个国家人民能否富有、幸福,更关键的是有否一个适合国情的体制、稳定的政治。看看破旧的马尼拉机场,想想已经换新颜的首都机场,是否全民选举总统就那么重要吗?

 

    加拿大人假期喜欢去古巴休假,曾碰到一个律师,连续十多年每年到古巴的同一个度假村休假十几天。加拿大人去古巴比较多的一个原因是,去古巴旅游比去其它加勒比国家便宜,便宜的原因是美国和古巴关系紧张,美国人不去古巴。在社会主义的古巴看到了以前在中国时经常遇到、在加拿大基本上看不到的场景,有种回到中国的感觉。一天房间外面的下水管坏了,来了六七个人,几个穿着整齐的人在边上指手画脚,只有两个穿着破旧一些的人动手修理。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上传: Dongmei
原创
Share

The trademarks MLS®, Multiple Listing Service® and the associated logos are owned by The Canadian Real Estate Association (CREA) and identify the quality of services provided by real estate professionals who are members of CREA. Used under license. The trademarks REALTOR®, REALTORS®, and the REALTOR® logo are controlled by The Canadian Real Estate Association (CREA) and identify real estate professionals who are members of CREA.

Streetcity Realty Inc., Brokerage, Independently Owned & Operated